新手学习炒股如何交易才能快速入门

新手学习炒股如何交易才能快速入门

基本常识

40年前,我刚学开车时,坐在父亲的大众甲壳虫里,一旦我太快放开离合器,车子就会熄火。我花了一段时间,才学会慢慢放松离合器,同时踩下油门。我还记得学习如何将车子停在另一辆车子的后面,也是个不小的挑战。在斜坡上将离合器放开到恰到好处的地步,直到今天仍然很难。

小时候我和大部分孩子一样,对驾驶执照极度渴望,所以在练习开车时,总是能够十分积极主动。我记得在驾驶考试中得到了最高等级的分数。我现在仍然开手排档车,这是因为我喜欢运动型的轿车。一旦开车上路,我很少想到操作汽车的程序。换档、加速、减速,可以说这些动作已经成为我的自然反应。

对于想要学习交易的人来说,它的过程就像开车,一旦上手,机制的运作也有如开车般的自然反应。我从事这一行已有很长时间,许多基本动作早就不假思索,视为理所当然,而许多人仍然觉得需要动脑筋思考。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,是因为我还在芝加哥当交易员时,有一次,在机场和航空公司的柜台人员商量换机票的事,我竟然脱口而出:“哦,.那就需要洗掉。”她看着我,一脸茫然,好像我是疯子。

“洗掉?”她说。“洗掉什么?”

“新的取消旧的,”我答道。我已经习惯和交易员同事用市场术语谈话。我们所用的术语,已经成为日常语汇中固定的一部分。我从来没想过,在真实生活中,竟然有人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。 直到今天,走遍美国,只有芝加哥这个城市,你在餐厅一定会听到有人在谈差价。一天,我很疲惫,经过营业厅一整天的纷扰,晚上正想泡进浴缸里松懈一下身心,竟然还听得到一位交易员侃侃而谈当天的英勇事迹。

“因此我对他说,”他向一位朋友表示,“我卖给你一百X xx,它们是你的了!”

饶了我吧。不久后,我就搬到湖边,逃避因太接近交易所而遭受的干扰。要知道白天和这些家伙相处已经够糟了,到了晚上,当然想要暂时远离交易所内的混乱,享受一份宁静。

但是你逃离不了市场。回想起来,曾有几次的聚会,参加的人几乎清一色是交易员。毕竟,我们认识的人就是这个圈子里的。有女士愿意来,是因为想要认识交易员。不久,我也接到以前并不认识的人打电话,说也想参加这种聚会。这些聚会的一个特色,是大家边喝饮料,边谈论惨不忍睹的投资故事。我的朋友葛瑞格,曾经在同一天,涨停板时买进黄豆、跌停板时卖出。这是我觉得很有趣的一个故事。大家都取笑葛瑞格付出惨痛的代价。那个晚上,葛瑞格坐庄招待大伙,于是成了很好的消遣对象。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,每天我们走进交易所时,大家都很脆弱。我想,由于我们靠智慧生存,所以这种生活中难免充斥着许多黑色幽默。

大约在那同时,有一次,我和朋友贝里到棕搁餐厅吃饭。贝里是顶尖的S&P交易员。服务生领我们走向座位时,四周马上有人招呼着,“晦,贝里。”“喂,贝里。”“贝里有什么事吗?”“你看到那些债券吗?”……来这里用餐的顾客,显然几乎全是S&P交易所内的人。他们有花不完的钱。

当市场波动几乎占满了你的生活和工作时,很难保持清晰敏锐的眼光。

但周一上午开盘铃声响起,每个人马上正)L八经,展现专业的一面。游戏再度展开,白花花的银子可能转眼滚进或流逝。专业交易员都知道游戏规则。他们非知道不可,否则不可能生存。因此,那些基本常识对他们有如自然反应,每个人都了解它们。只有碰到新手犯下错误时,你才会恍然大悟,原来不是每个人都了解这些基本常识。场内交易员的专业行为

虽然管理风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场内交易员却是避险高手。你会看到,交易人做错时,跑得像营业大厅内的人那么快。他们清楚,死守赔钱的品种是不会有将来的。新手却恰好相反,他们死抱着赔钱的仓位不动,幻想市场终有反转的一刻。事实上,赔钱的品种很少能让你等到赚钱的那一天。虽然场内交易员的确不必支付手续费,但把手续费成本放在心上,不是好的习惯。你最好找到提供便宜手续费的服务商,然后像专业人士那样操作,专业投资者是根本不把手续费成本当作一项操作因素考虑的。

场内专业人士有他们擅长的活儿,但我不相信他们的水平能力会比你更强。你可能低估了自己的能力。投资成功其实并不完全靠智慧,只要拥有所谓的街头智慧就行,也就是晓得何时应该远离风险,何时应该抓紧机会。如果说,教育背景关系到投资业绩是否出色,那么大部分场内人士应该转行才对。前面说过,要在市场上成功,把自己管理好(尤其是管理好你的情绪)通常比纯靠智力重要。在营业大厅,学历太高有时反而成为障碍,因为那些人总是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仔细分析,以为市场会上涨,到头来却是下跌。与此同时,走势继续进行,过度分析型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机会流逝!

每个专业交易员都明白,要想顺利赚钱,必须玩自己熟悉的游戏。而新手却经常想参与多个不同的市场。专业人士是术业有专攻的专家,只在一个交易场操作,他们不会从一种市场跑到另一种市场。你也应该如此。他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中,成为运用某种操作方法的专家。在你把委托单丢进市场,和他们反向交易时,等于赌你的专门技术知识胜过他们。在专业人士擅长的游戏中,想要击败他们,恐怕没有那么容易。那么,你要怎么做,才能赢过他们?你必须在操作上,胜过他们一筹。你必须对市场持有一种独立的看法,而这种看法正好是赚取短线差价的场内帽客所忽视的。他想赚的是买价和卖价之间的差额,而你必须靠预测市场的波动方向取胜。不必负担手续费的场内交易员可以靠差价维生,场外投资者则不能。他提供身为场外投资人的你所需要的流动性。双方都肩负重要功能,因此市场才能以很高的效率运转。

场内交易员知道,在投资的过程中不应该改变操作纪律。拿当日平仓交易这个简单的概念为例。依定义这是指在同一个交易盘内买进卖出各一笔,当日轧平头寸。这矛纪律绝不能改变。同样的,这是季节型专业人士的本能。但你会见到新手本来应该做当日平仓交易,最后却拖延了两星期,结果搞得灰头土脸。我记得曾有几个交易日,每天的投资亏损超过1万美元。但每次我都当天认赔离场,因为我明白假设不这么做,抱着该笔头寸过夜,隔天开盘可能损失一下子会提高到2万美元。所以,我们必须严守当日进出的纪律。

同样的道理适用于止损点设定。如果你有很好的理由,相信自己会比市场更聪明,那么把停损点设在价格触及不到的地方根本没有意义。让小输变成大赔的方法有很多,这是其中之一。

轻信别人的意见,也是新手常犯的一个错误。营业大厅内有一种说法:如果来解剖一个人,大家都有的一样东西叫做意见。当你发现某个人试着说服你接受他们的看法,十之八九他们谈的是自己的仓位。这肯定表示他们有了麻烦,或者用营业厅的行话来说,这是很好的反做机会。我喜欢在佛罗里达州办公室交易的原因之一,就是再也不用听那些四处飞窜的意见;我收看CNBC节目,总是按下静音钮,也是这个原因。我有个俄勒冈州的朋友,甚至不看电视,因为害怕他的操作决定受到影响。20世纪80年代中期,有个很有名的故事。一位场内交易员放空S&P 500指数,但市场节节上扬。他知道价格持续窜高,他的头寸亏损会越来越多,于是心生一计,想让市场跌下来。他在营业厅散播谣言,说里根总统心脏病发,病情严重。当然,纽约的股票交易人没被这类谣言所迷惑,市场并没有下跌。这套伎俩毁了他。

交易员情急拼命,还会采取其他孤注一掷的做法。觉得这些会告诉我们,什么是不该做的。其中一个故事,在我脑海中依然鲜明,因为那正是交易员绝望之余不顾一切的写照。挺而走险只能输得更惨。几年前,有位交易员因为投资发生亏损,十分沮丧,竟然劫持芝加哥市郊一家便利商店。不用说,最后的下场是遭到逮捕。我猜他绝不是想到那家便利商店讨碗饭吃,而是过于冲动导致神志失常吧。

优秀的专业交易员,不管是场内还是场外,保持交易中的灵活性是他们的招牌。他会在市场来回波动时改变头寸。在营业厅,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他们这么做。交易员可能先因判断价格将上涨而买进合约,但一察觉市场人气转变,马上会把它们都卖掉,反手放空。我有个朋友曾经决定在营业厅提供电话热线服务。他想,凡是使用这项服务的人,可以打电话到他的操作台上,他的办事员会告诉客户,他是看涨还是看跌。问题是,办事员得花3一4分钟穿过交易厅,才能拿到他写在交易卡上的多空指令。等办事员回到操作台,他此时往往已经改变判断。后来,他不得不放弃这项业务,因为实在来不及把他的判断第一时间告诉客户了。

几年前,有本杂志计划和我进行合作,以拨打900字头电话号码的方式,销售盘后热线服务。每分钟收费4美元,客户可以听到每天我对市场的评论。由于我知道平均交易区间大概是多少点,所以只要判断涨跌的方向,把数字填到前一天收盘价的区间内就可以。结果如何,当然可想而知。有时我看得很准,有时却差上一大截。让我惊讶的是,真的有很多人以为有人能够准确预测将来。我的观点是,花4美元,你就只能得到价值4美元的意见。

预测某一天市场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问题在于你可能深陷你的判断中,以为你所预料的就一定会出现。比较好的做法,是心里先有个底,判断市场可能发生什么,然后保持机动性,随时改变先前的预判。市场上,每一天都可以经历这样的事情,你可能认为市场会开高走高,实际上也许开低走低。开盘走势能给你一些线索。从这里,你看得出依赖别人的意见或小道消息操作,可能害你惹上什么麻烦吗?每当我遇到有的人,总是坚持市场必须这么走或那么走,我心里马上知道他会大错特错。在实际中,通常我对他的说法报之一笑,然后对他的判断进行反向交易。

不久前,我请了个油漆工来粉刷家里。当他知道我是个操盘手,兴高采烈的将他对股票市场的判断和我讨论。那一阵子,正是市场涨到最高点时,朗讯科技曾经升到80美元(我想是84美元才对)。油漆工坚持,朗讯是很好的股票,值得买进。“不!不!不!”我说。这只股票刚从60美元一路飘升上来。60美元,也许值得买进。但到了80美元,绝对不要再碰它。可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是对的。

“你为什么不买朗讯?”他问我。

“绝对不买,”我答道。

他知道我有个股票户头。“那这样好了,油漆房子的钱不用给我,帮我买朗讯好吗?” “朗讯现在的交易价格是80美元,我又没欠你8 000美元。”我说,“但是我可以帮你交易期权。你说,你肯定朗讯一定上涨?”

“一点没错,”他说,“它会涨到100美元以上。”

“那么,买进认购权证,你一定赚翻了。”

“一言为定,”他说。

于是,我将该付给他的油漆工资,拿去买等值的朗讯科技认购权证,履约价格是80美元。结果如何?股价大跌。他油漆房屋本来能赚到的钱,全赔进市场,这也算他从市场学到的重要一课吧。

那年稍后,朗讯科技股价跌到20美元以下,后来再跌到10美元,于5.5美元触底。碰到这种不懂装懂,乱发表意见的人,他说什么照着他的反向操作就是。看看不久前,网络概念的公司股价跌得七荤八素,也可见一斑。我没有从网络公司的火爆中大赚一笔,也没有因为导致许多投资组合毁于一旦的崩盘走势而赔过一毛钱。今天,每当我去看牙齿,或者做例行性的身体检查,都不可避免的听到体检医生向我大吐苦水,感叹他们投资股票是如何输得很惨的种种经历。要是他们投资水平有像医术那么高明就好了。“我不在周末动脑部外科手术,”几年前,一位场内交易员对我这么说,“那些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?以为自己能在周间日当做市商?”记得有一个关于市场流言的经典故事,那要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末,大股灾之前不久。一天,肯尼迪总统的父亲约瑟夫•肯尼迪找擦鞋童擦鞋,擦鞋童忍不住主动告诉他股市的小道消息。老肯尼迪听了,立刻回去卖空所有的股票。结果不久股市崩盘,他因而发了一笔横财。

谈这些故事,不是光为了讲一个笑话。以前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千真万确的道理:在市场里面,没人知道后市会往哪里走。那些貌似什么都知道的人,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新手学习炒股如何交易才能快速入门
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