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炒股交易心理游戏入门教程

新手炒股交易心理游戏入门教程

就在差不多半年前的一个星期日下午,我来到家门口的一家书店,随便翻看新书。突然有一本关于投资交易的新书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。

坦率地说,平时我对这类书不是特别有兴趣,但是这本书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作者。因为,凡是在芝加哥交易所“玩”过的投资者,都多少会知道一些大名鼎鼎的炒家的传奇经历。我也对他的交易水平和投资经历充满敬仰和好奇,所以便立刻买了书回家看。

在我把每一章节都详细看完之后,却不禁十分失望。读完后除了对作者个人情况,如他的背景和家庭、爱好、憎恶等有所了解外,全书却只字未提他赖以成名的交易经历和技巧。

过了一周,在我硬着头皮继续把书看完后,我拿起电话向这本书的编辑询问(这本书的编辑同时也是负责我本人作品的编辑)。我说:“这位作者写作时究竟想描写些什么呢?为何全书都不谈他的交易技术?”

“他从不认为在书上能把交易的精粹概括出来,”编辑回答说。“他认为投资就是一场心理的游戏,而非其他技术性因素。”

尽管那时我不认同他的观点,直到现在依然是这么想的,不过编辑提到的一点却让我反复思考。那就是,怎么才能把一个普通人培养成为投资高手?

答案是可能没什么办法。但至少你可以描绘出一些市场中常见的陷阱,并且提出若干操作建议,告诉他们通常用什么方法才能把投资做到最好。

我们知道,成功的交易必须包含两个要素:一是正确的判断,即知道如何去做;二是正确的执行。关于第一个要素,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,新手可能犯的错误有很多,而且很难一一列举。但总体归纳起来,那些反复说起的规律性的东西,恰是市场的真理。

例如:你不能过度频繁操作;应该把手续费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;应该勇于止损并且放手去让利润奔跑;你应该渴望成为所操作市场的专家;应该大胆迎接不确定的市场,敢于在结果还不明朗时交易;交易过程中必须遵守交易纪律;采用合理的系统化的交易手法;充分认识到亏损是交易的必经过程,所以开始操作生涯之前,要准备好充分的资金,以便忍受账户净值可能的损失,只有对此有充分准备,才能避免开始操作后,出现自己无法承受的风险。

上述这些原则性的东西是可以教会的。但是涉及到第二个要素,因为其涉及人心灵的深处,这些触及人性弱点的地方才是极难改变的。尽管很难,但我觉得这个因素不可以等闲视之,因为优秀的投资人获得成功可能有70%靠心理面,只有30%是看技术层面的东西。换句话说吧,你采用什么投资方法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人。我提到过,找多少人来操作一套百分之百机械化的交易系统,就一定会有多少种不同结果。为什么呢?

你可能认为结果就算不相同,也会十分接近。事实不然。我来告诉大家为什么吧!

投资者A是那种一心一意只追求暴利的人。他就是为了发笔横财,才人市投资的,而且一旦找到合适的系统,就着手这么做。于是他选了一套他喜欢的系统,开始操作。果然,起初投资者A靠系统成功地赚到一笔,兴高采烈。但是以此人的目标来说,一星期仅人账1 000美元,当然不能满足。他每周想赚的数字是1 000美元的10倍。于是,他开始放大头寸操作。结果,账户很快在市场不可避免的波动中被洗空,差一点使他倾家荡产。

大家都知道贪婪和恐惧是投资的天敌。

投资者A是贪婪的受害人。投资者B恰恰相反,他属于那种过度保守的交易者。他从不干冒险的活,坚持在自己有把握之后才投资。所以他先观察交易系统的市场表现,见到账面利润节节攀高,相信自己会是赢家。不过,刚刚建了一点点仓,马上就损失了一点钱。次日再试,又亏了钱。第三天试了最后一次,真不走运啊,还是输了。于是他金盆洗手,有钱干啥不行呢?总之是不敢再投资了。悲剧就是这样,就在他退出市场后,那套系统开始持续盈利。看看,投资者B就犯了那种典型的市场风险恐惧症。

我还认识一个投资人,任何一套可以赚钱的交易系统,只要给他使用,结果就是赔钱。而当系统能够赚钱时,他却老是没赶上进场。是运气差?我想不能这么说吧?

赢家的姿态

20世纪80年代末,那时的周末我经常出去旅游。

我和一群朋友从芝加哥飞往拉斯维加斯。其中两位是拉塞尔街的大律师,两位是专做S&P 500的新手,第5个是S&P 500的操作老手,他因为专炒指数期货,钱赚得盆满钵满。而我是第6位。

上机后,我一打听,6个人中只有我去过拉斯维加斯。不过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,因为我在加州住过8年,几乎每年都会去拉斯维加斯一趟。但不得不承认,我在赌城的历史并不怎么辉煌。不过,我还是很熟悉赌城中大部分的游戏,懂得各种玩法。因此,好为人师的我对坐在我旁边的那个S&P 500交易老手朋友说,我觉得他是我们当中在赌桌上赢面最大的,并简单解释了游戏的规则和提高胜算以及如何押注的技巧。

在快速的掌握了赌法之后,他很快就在脑海里形成了几种策略。

“听起来,逆赌就像卖期权,”他说。“有时赌另一边会输。但是7出现的概率很大,此时你就赢了。”

“是有点像,”我解释道。“但是大部分时候是五五波。不管怎么说,赌场都享有优势。还有,大部分人喜欢玩顺赌。”

“那我就玩逆赌,”他打岔说。

“那也得看般子怎么动,”我提醒他。“老兄不会是想在热桌玩逆赌吧。”

“是这样的,骸子里面是有趋势存在的,”他回答我。“般子时大时小。大小的概率既然相同,如果我们把其中的规律找出来,就能将对手消灭。”

没想到结果果然如此。当我们结束了在赌城的假期时,这个以出生人死、承受风险为职业,却是第一次下海进人赌场的“新手”,口袋里的钞票翻了近一番。

他的诀窍就是:经过精确计算后,在大概率事件即将发生时大胆下注。能够赢那么多钱,绝不是新手的好运气所能解释。他站在双般子赌桌旁边,对我说,虽然面前的100美元黑色筹码堆得老高,但和惊心动魄的股票市场盈亏比起来,这些筹码却只能算是小土豆。

他不会为可能赔钱而操心。他的口袋带着一个信封,里面装满50张百元大钞。

不管是交易期货,或是在掷骸子游戏,你都必须做好武装到牙齿的充分准备。他知道这一点,也明白这是资金管理的第一守则,是只玩有把握赢的游戏。想想第一次到拉斯维加斯的玩家,有多少人赚到钱?我不知道。但是这么多年来,在我一试再试手气,希望财神眷顾的过程中,唯一出现的形态是:每当我需要钱时,总是赔钱。只有放松心情,不需要赢钱时,才能如愿以偿。

你能看懂这故事里面的矛盾吗?这位仁兄,从没玩过这种游戏,但他却知道怎么赢钱。或许我应该稍微修正这句话。也许他以前从没玩过这种游戏,但却一直懂得如何在承受风险中挣到大钱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每个赢家所必需的心理素质。

你要如何培养这些特质?该如何鼓起勇气做正确的准备呢?

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有许多。最重要的是,你必须严格分析自己如何操作,以及可能做对什么事或做错什么事。那些顶级的投资高手能以一种超然物外的态度,对待自己交易中的失误。做对时,他们对自己的判断表示满意;做错时,他们可以原谅自己。

虽然我承认天才毕竟是极少数。在一般人会惊慌失措的时刻,只有非常少数的人仍能保持镇定和冷静。不过,我还是建议大家在面对市场时,应当努力抛开自己的一切情绪。我坚信这个简单改变带给您的利益,将远高于任何操作系统。


明确有所不为

本人曾接到很多电话,上来第一句话是:“乔治,现在市场正热,你在交易吗?”

“没有,”我解释。“如果我正在操作,就不会接你的电话了。”

交易时必须心无旁鹜,绝对不能干令人分神的事,譬如接听电话。相信大家都没见过外科医生在手术室里、律师在庭辩时还打电话,也没见过飞行员在飞机起落时还跟别人闲聊,当然这不包括副驾驶、空中交管员。为什么专业操盘手就能一心二用呢?

有人以为在市场中交易可以不用大脑,就好比赌场。赌徒们一边豪赌,一边纵情喝酒抽烟。大家就认为交易也一样,纯粹就是另一种消遣。

我想,读者们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操盘手越是不专心、越是不自律,越容易栽跟头。赌场里混乱不堪也无大碍,对操盘手却不然。混乱无序没法使他保持清醒的思考,妨碍他做出英明的决断。

这些年,我深知交易时心不在焉带来的苦果。如果有人想顺道来拜访一下,我总是婉言谢绝。即使是问了一个毫无恶意的问题,如果让我交易时分散注意力,我也无法承受由此产生的风险。因为片刻走神带来的巨大损失,常常令人咋舌。

当然,有些人在交易大厅这样嘈杂的环境中也照旧能发挥自如。因此,你必须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交易风格。我钟爱宁静的环境,而你可能在密集的人群中表现才会更加出色。这就意味着,你必须从心理和实战的角度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。

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,因此也不可能有放之四海皆准的交易真理。我不会告诉你,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。因为交易最终以收支盈亏为落脚点,所以你必须判断自己的交易风格是否可行。然而大多数的交易新手过分关注盈利,他们希望一墩而就,品尝胜利的甘甜。但是真正的成功只有在新手必须敢于迎接挑战,经受考验之后才会姗姗来迟。任何行业都概莫能外。

人们总结了许多市场交易的道理,但最奏效的莫过于埋头苦干这个耳熟能详的老办法。你必须日复一日,倾尽全力,坚持不懈。我们只有不可避免地在市场中遭受许多挫折后,才会更加体会到这条朴素真理的正确性。

还记得微软公司的一则广告,曾问道:“你今天想去哪儿?”不错,每个人必须明确答案之后才能开始交易。只有目标切合实际,我们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。我认识一个人,他设计了一套再简单不过的交易办法,就是利用报纸上刊登的价格做账面交易。他以为,假如操作1口合约能够盈利(当然,必须假设他能以报纸上的价格买进或卖出),那么以相同的价格交易10口、50口或更多的合约,也将是囊中探物,轻而易举。然而,这根本是不切实际的空想,理由如下:首先,大额交割单会影响市场走势,交投清淡时,很难找到交易对手盘;其次,用更多资金冒险时,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难免会发生改变。这将视不同的情景而定,交易1口合约或许驾驭自如,然而交易1U口合约,你就难以保持清醒的头脑了。如果不信,你不妨试试增加交易规模,就会认同我的想法。所以,你必须量力而行,为自己量身订做切实可行的远景目标。

越是交易新手越感觉能够把握市场走向,初出茅庐之人常常认为战胜市场简直是易如反掌之事。新交易员冒冒失失地闯进市场,却能战胜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,掘得第一桶金。这种事可能发生吗?—可能,但不会持久。这就好比喜欢在周末休闲时踢触身式橄榄球的人,竟然号称能击败绿湾包装工队的球员那样。或许我们应该培养些许的谦卑感,反而会遥遥领先于那些傲视一切的人。

交易无外乎是一种行为表现,特别是承受巨大压力之后的一种行为表现。一旦工作开始,你可能才会重新审视自己,发现过去未曾意识到的问题。比如,假设在恐惧—贪婪的等式里,你的个性偏向于恐惧,市场一发生波动,你就往往裹足不前。如果的确如此,你就该分析恐惧在市场中给你带来的伤害,并且马上停止再干傻事!如果你行事轻率鲁莽,盈利已经不错,你还不知足,到头来反而被自己的贪欲拖垮。你要求得到的实在太多了。然而这些欲念都情有可原,可以理解。重要的是,一旦发现自己在市场上做了些傻事,千万别一撅不振。因为每个人都会犯错。你应该做的是痛定思痛,吸取经验,发誓绝不重蹈覆辙,犯下同样的错误。 每天像写日记一样书面记录下自己的交易过程,可以使我们诚实面对自己。每天写日记只要花几分钟时间,但贵在坚持,每次写下几行字就行。例如,“今天开盘做空,10分钟后追加了更多空头仓位。市场果然开始急速下跌。接着因为触发空头的止赢单而反弹,我这时心慌意乱,快速回补,结果在最高点买进。今后一定要认清这种形态,坚持做空。太可惜了,市场急跌,而我却没能把握这段走势。”

每一段记录都必须注明日期。这样,一段时间下来,你可以驻足回望,看看自己是否仍然犯着同样的错误,还是通过吸取教训取得无数成功了。

除了日记,我还建议你不妨将每天的账面净值绘成图表,其实也就是画在走势图纸上一根简单明了的线条而已。天长日久,你的资产净值就通过这根曲线而一目了然。当然,可用不着我来告诉你这条曲线的趋势如何。有一点要特别提醒你,你必须密切关注这条曲线的整体走势。要是它一路走跌,那就表示你可能过于谨小慎微,最后反而老是赔钱。这时你应该静下心来仔细分析一下问题所在。如果这条曲线动荡起伏,老是今天涨、明天跌,可能表示你交易时十分轻率鲁莽,过于冒险投机。当赚钱的时候,账面净值曲线牛气冲天,而赔钱的时候,此前来之不易的收益只好拱手送人。没有人可以次次赚钱,但必须确保账面净值曲线总体能够稳健地逐步向上。对于初来乍到的新人来说,这种要求或许遥不可及,所以不妨力争曲线横向平移即可。摸爬滚打一段时间过后,相信你的辛勤付出一定能改变图形的整体走向。不管是在生意场还是个人生活中,我们都自以为对自身缺点了如指掌。但是有些时候,恰恰是因为这种自以为是,使我们忽视了潜在的问题,无法出色地完成任务。因此,你可能需要咨询专家,问问治疗师的意见。这绝对不需要耗费几年的时间,只要找到使你裹足不前的病根所在,那么几个星期或几个月足矣。

多年以前,当我刚刚开始涉足操盘交易时,曾经一度在金属交易市场坚持做多。当时无论结局如何,我也一定要死守住我的头寸。期间我也曾咨询过一位治疗师。有一天,他对我说,我对市场有一种天生的直觉,但是下意识里,我的种种举动只说明一件事:撤退出场!我没有相信他的话。可是后来市场崩盘,一泻千里,我辛辛苦苦赚得的利润转眼间化为乌有。但同时,我接受了一次难得的洗礼:一定要倾听内心理性的声音。

我知道,像直觉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很难进行量化,当然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。可是你在这个领域积累的知识,其实也足以使你从容面对市场。我还记得1987年秋天,《华尔街周报》报道有一位会议的专家组成员在发言中一再表示,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市场可能会惊天大逆转,但却不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。这件事我仍然记忆犹新,几天后,股市被他不幸言中,开始崩盘狂泄。我想,这就是直觉在说话。

我们能不能培养像直觉这种无影无形的东西?我认为完全可以,但这需要你心甘情愿投人时间认真观察市场中的任何动向。这种直觉怎样才能显现呢?其实直觉现身之时,正是你能正确地预见未来的市场走势,或者预感一段走势行将终结之际。我们怎么才能先知先觉呢?实在很难给出一个清晰的解释。但是一旦你准确地预见未来的走势,就不会再重蹈我的覆辙,犯下愚蠢之极的错误。我曾经认识一位操盘手,他往往在行情突破临界点时买进。如果你对股票精挑细选,而且判断正确,这种策略不失为一种盈利的良方。但如果你僵硬地套用这种模式,一有行情突破就买进,不可避免地你肯定会在高位追进。不妨试想:市场出现突破时,一定会触发潮水般的买单,而强大的多方力量又会推升市场。你的报单员不得不将你的买单与其他成百上千的买单竞价。因此,你本人将成为麻烦制造者中的一员,因为你的买单无疑正在为行情的上涨煽风点火。等到有人(无疑是原来看涨而先行做多的人)愿意卖出,通常这段走势就将画上句号。 我认识的这位操盘手就往往如此行事。他经常怒气冲冲地对报单员和经纪公司大声咆哮,质问他们为何不执行指令。这时行情继续快速摸高,他的委托单却迟迟不能成交。电话铃声响起,当这位交易员听到他最后的成交价,立刻变得恼羞成怒。

“怎么可以给我在这种价位成交?”他大吼道,“我可是在不到200点的地方下单的!”

他抓起电话,打给报单员,对他一顿破口大骂,然后摔下电话。

“这个报单员咋说的?”我问道。

“他说我该另找别人。”

其实,我赞同报单员的意见。我跟这个操盘手分析了一下当时的情况,行情突破临界点,上涨一共只坚持了9分钟。前3分钟还处于盘整,直到第4分钟他才开始拎起电话。下单又用掉1分钟,接下来报单员必须对交易大厅喊单。行情正急速攀升,可能根本就没人做空。等到他的委托单成交,两三分钟后就上升到顶部。这时,恐慌性卖盘开始打压市场,止升回跌。

顺便提一下,市场很少会重新拉高来纵容这种愚蠢的行为。可是恰恰有些交易员就是固执地坚持己见。他们顽固不化,还接二连三地找麻烦,使问题更加错综复杂。

如果要给这些悲剧人物号号脉开个药方,则诊断如下: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总是无休止地怪罪别人,变得越来越冥顽不化。他们每天就被裹卷在这三位一体的漩涡中。

凭直觉行事的交易员,会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处理这种情况。他可能预测市场走势而先行买进,就像门缝里刚刚飘进一丝青烟,就被他察觉到而先下手为强。一旦市场多空力量已见分晓,此时想有所作为也已为时晚矣。大家想必都还记得2000年3月网络股受到投资人的疯狂追捧吧!当时人人都以为只要买了“.com”就稳赚无疑,于是争先恐后买进网络股,却不料不久就迎来了互联网板块的寒冬。

同样的道理也适用清仓出场。一旦人人都说牛气冲天,基本上就意味着行情快结束了。对口口相传的事,我们逆其道行之即可。同理,如果你做错了,则应当毫不犹豫撤退离场。凭直觉交易的操盘手不会抱残守缺,而是不断前进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新手炒股交易心理游戏入门教程
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