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菲特只读的三本书谁将为汇丰的恶行买单?

巴菲特只读的三本书对汇丰的众口铄金,巴菲特只读的三本书早早已举不胜举。而汇丰的这一波小水逆,巴菲特只读的三本书也在越来越激烈。从2020年2月份公布上年销售业绩下降,到2020年4月份终止分红派息,再到5月份一季度销售业绩中公布全世界裁人……

伴随着眼底下这一波大国关系再一次兵戎相见,因华为事件而卷入漩涡关键的汇丰,估测将要迈入狂风暴雨。

因汇丰出卖顾客而背黑锅的首席总裁罗伯特·范宁(JohnFlint)

近期我常常在想一个难题,汇丰这般低劣不堪入目的行为,及其导致的不良影响,到底谁要为汇丰付钱?

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大哉问。

是顾客吗?自然并不是。是投资人和职工吗?也不是。她们对这一切,只有处于被动接纳。要回应这个问题,需先问,汇丰到底到底是谁的?

以前在安全根据港股通方式手举牌汇丰,变成第一控股股东的情况下,有许多人激动,说汇丰是我们中国人的。但抽脸来的太快,一家“我们中国人”的金融机构,如何老是出卖我们中国人,损害我们中国人的权益和感情呢?

要回应“汇丰到底是谁的”这个问题,還是要从企业管理体制下手。

从依照持股占比看来,持股占比长期性超出5%的仅有俩家,一个是贝莱德股票基金,一个是平安资管。一部分年代纽约市梅林固件金融机构会冒出,有时候大摩会冒出。但这三家加在一起,持股占比不超过20%。

剩余的80%的股权,依照基本常识,没有某一大家族手上,没有某一金融衍生品手上,只是根据各种各样共同基金(证券基金)、养老保险金、保险理财产品等商品,躺在家家户户的资产负债表上;自然,还一些种植大户立即拥有汇丰,每一年拿固定不动分红派息,跟收帐一样,乐滋滋。

因而,汇丰并不是一家私企,它并不是所有人的,只是一家基本上完成了全世界现有的金融机构大佬。这有点儿公有制经济的味儿吗?不!实际上,全世界这种公司股东(使用者)们,归根结底全是发展战略持股,不参加企业运营管理;实际上,对汇丰得话事权,加在一起,也不如几个高管。

而这几个高管的持股占比多少钱呢?何不看一下下面的图。

汇丰的总股本多少钱呢?截止今年底以前,汇丰的全世界总股本(即流通市值)为206.91每股公积金。而高管来讲,截止今年底持股最大的缪思成,持股总数仅为177.77亿港元。占总股本总数不上万分之一。

第二位的范宁,即JohnFlint,持股总数为106.06亿港元,占总股本约百分之零点0.5。对于当今任首席总裁的祈耀年(NoelQuinn),就今年底来讲,他的持股数量为44亿港元,就更不值得一提了。

对于17年,情况略微好一点。那时候的幼儿园大班欧智华(Gulliver)持股数量为371亿港元,大概占总股本的百分之零点1.5。

但整体上,汇丰的高管持股,巴菲特只读的三本书没有一个超出万分之五的。这是一个十分极低的数量。简言之,汇丰这个企业,压根并不是她们的。她们这一点持股,基本上和汇丰没有什么关联。

而就收益来讲,上边多张表也展现出来,她们的总薪资在百万英镑级別;17年Gulliver的薪资为608万(6000多万元RMB);而今年JohnFlint的收益为279万,大约2500多万元RMB的水准。

假如把拥有的汇丰个股也算上,则17年Gulliver与今年JohnFlint相匹配的财产,也只是各自为3400多万元和1300多万英镑,换算成RMB形象化一点,也仅有三亿和一亿出点点头。

这在美国和中国香港的国际储备水准下,数最多是高級打工族,但决不是富商。

因而,这种说白了的“高管”,纯天然会有一种拿企业的資源去探险的欲望。获胜,反映在她们的收益薪资上边,输掉,付钱的是全球的股票基金商业保险养老保险金。

在经济形势好的情况下,全世界强国协作热火朝天,郎情妾意,这种金融企业高管的探险个人行为最后赚到盆满钵盈,但累积出来的风险性,终究会暴发出去。那样的个人行为在2008年以前数不胜数,很多拥有MBS的贝尔斯登、雷曼,房利美和房地美,也有玩商业保险金融衍生产品的AIG……

数不胜数。

我认为,这种与汇丰构陷华为公司的个人行为,沒有不同之处;全是在运用企业的极大資源和信誉度去探险:成功了,自身捞一笔;失败了,全员付钱。

从2018初桥水看空汇丰,到今年中曝出汇丰出卖顾客,再到2020年4月汇丰因不分红派息造成 股票价格再一次狂跌。全部全过程出来,汇丰的总市值与2018初的高些对比,还剩不上三分之一。立即的受害人,是汇丰的投资人,承受股票价格下挫也就而已,如今连分红派息都没有了,对汇丰的信念崩溃了。第二位的受害人,自然是汇丰的职工。将来汇丰要在三年内裁掉3.五万人,每一个汇丰人必须在“是否会被裁”、“何时被裁”、及其“下一份工作中干什么”的生命摧残中渡过。

近期,见到汇丰的这诸多不堪入目,我脑子里常常闪过起2年半以前汇丰幼儿园大班欧智华(Gulliver)“禅位”给范宁(JohnFlint)的美好情景。范宁受欧智华赏识,帮衬很多年,视为己出;而那时候的退位情景也甚为感人至深。扶上马,送一程。

汇丰前男友行政总裁欧智华(Gulliver)

殊不知今日看来,欧智华这一波实际操作,骚得很。2018初,不但是汇丰股票价格的十年上位,也是华为公司困境暴发的前夕。这波辞任的实际操作,促使欧智华不但将拥有的个股也精确TX,也从汇丰出卖顾客的陷泥漩涡中坚决全身而退。

自然,可以进行这一高难度动作,身后有他的大局意识的分辨,聪明智慧前途无量;但除开智力以外,大量的是美国华尔街人(欧美国家金融业人)确信的一个逻辑性:

Befirst,besmart,orcheat.(要不比人快,要不比人精,要不就使诈。)

此外,别无其他。

对于诚实守信、巴菲特只读的三本书标准、职业道德规范这种,都仅仅她们逻辑性的一个侧边;当这种有益于我的情况下,比如说你的财务报表不足真正、你的信息公开不足充足,他会规定你诚实守信、规定你标准公布。一旦不利我的情况下,这种就都变成bullshit。

不能顾客蒙骗你,只准你出卖顾客。宁教我负世人,休教世人负我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巴菲特只读的三本书谁将为汇丰的恶行买单?

分享到: 更多 (0)